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南都周刊:吴幼坚:我坚决反对同志和异性恋结婚
[ 2011/5/17 21:59:00 | By: 三色堇吴幼坚 ]
 



阿坚在北京玉渊潭公园遍地二月兰中留影,度过64岁的生日(2011年4月25日)
 

南都周刊:吴幼坚:我坚决反对同志和异性恋结婚 

□ 吴幼坚 

    5月17日下午,我准备整理昨晚买回的《南都周刊》图文,发上博客让更多人有机会读到。先习惯看看妈妈信箱,结果一封新邮件令我改变计划,先发双方通信,再转载南都两篇文章。有可能成为“同妻”的来信者,举出活生生的例证,我希望大家听听她的心声!今日博文篇幅照例超长,有需要者耐心阅读吧。 

一、准新娘:未婚夫是gay,我逃避(2011年5月15日 下午12:19) 

    吴老师您好!我是个婚期已定的准新娘,但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男朋友是同性恋,我在一年半以前也就是我们交往10个月时发现的。他对我哭诉自己家庭破碎备受歧视的童年生活。我因为感情受过重创,当时感同身受,并且对同性恋还一无所知,就平静一下心情,决定和他继续交往。第一件事是督促他去做艾滋病筛查,他以前怕知道不好的结果从不敢去。后来,一次一次,我发现他过去生活的印记,时常因此大吵,数不清哭了多少回。也曾推心置腹地谈,告诉他我尊重他,如果太为难也没法改变就分开,我不可能跟别人分享爱人。他说他爱我,希望有幸福的婚姻生活,于是我继续经营两人的感情。再后来,我一次又一次发现他并未脱离那个圈子:我看见他的特别邮箱,特殊qq号,和他忘了删除的对方的照片,他看的长达半小时以上的视频等等。我终于明白,他终究是他原来的样子,不会改变。我放弃希望了。他又恳求我。我已经心力交瘁,但从不能向父母朋友倾诉。婚期一次一次推迟,我也背负着他家人对我的不满和我父母对我的担忧。朋友们都说我得瑟,这么好的男朋友为什么不快结婚?!我有口难言,压抑!我该怎么办?分开吗?怎么给自己和别人交代?请帮帮我! 

    坚复(2011年5月17日 下午3:44):      

    你好!我昨天才从南京出差回来,刚刚收看妈妈信箱邮件。感谢你的信任。有不少与你情况相同、甚至已和同性恋者结婚的女性,有些还有了孩子的女性,来信来电征求我意见,我都坦诚地说,建议她不要继续与这个男人走下去,因为那是一场注定不幸福的婚姻!今天是5月17日,国际不再恐同日。刚出版的《南都周刊》发了专辑,其中有篇对我的专访,我将作为本文附录发表,你看后便明白我的观点。文章中举了前“同妻”晓琳为例,晓琳与那位男士“恋爱”4年,已正式登记为夫妻关系,准备摆过喜酒便入住新居。就在此时丈夫的男友向她透露信息,使她从怀疑到证实自己将要嫁的是同性恋者。她数次来电倾诉,并告诉父母等亲戚,最终办妥了离婚。 

    晓琳勇敢地出席了第二届同志父母恳谈会,发言讲述她与丈夫L的往事,最后语重心长地说:“你们是不是同性恋并不重要,我知道你们也是身不由己的,但也不该把一个无辜的女孩牵连其中,就算是人家喜欢你,你也应该去拒绝吧!前几天收到我爸的一条信息,问我什么时候能交男朋友,两老为了我的事都睡不着了。我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平时父母都不敢在我面前提起往事,怕勾起我那些伤心的回忆。现在他用这种方法来问我,表明他们真的很担心。你们知道吗?你们那样做,不光在伤害一个女孩,而且还伤害了女孩的家人,那种伤害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希望你们不要成为下一个L,也就再没人成为下一个我了……” 

    晓琳现已和一位爱她的男士结婚,他说正因为了解到晓琳那段经历,觉得她是个活得真实勇敢的姑娘。我建议你读读我的博文,从她的故事获得借鉴。

《同妻、未婚妻与同志母亲坦诚交流》  (2009-12-11 15:18:28)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0ghr9.html 

    我站出来为同志群体争取权益,希望专家学者、传媒宣传科学知识,帮助公众理解包容同性恋者,与此同时,同志们自身表现很重要。若都像你男朋友那样强调个人痛苦,而不惜牺牲女友的幸福,粉碎对方的爱情期待,甚至伤及其父母亲人,还有婚后可能有的宝宝,叫广大异性恋者如何看待如何认可?!我明白自己的说法会引起异议,未能接受自我、不敢向父母出柜的男女同志,不愿接受子女是同性恋的父母,都不喜欢听。但我还是要反复地说,这就是《南都周刊》2011年度第18期封面报道之一的标题—— 

    同志妈妈吴幼坚:我坚决反对同志和异性恋结婚 

    我相信你内心是要和男友分开的,那就遵从内心意愿,不要诸多顾虑拖延时日。你要和他统一意见,至于怎么向旁人交代,我觉得要保护隐私,不公开同志身份,而找别的理由解释,比如说爱得不专一,使你对与他结婚失去信心……保持联系,祝你顺利!阿坚 



二、 南都周刊:爱人同志(2011年度第18期封面报道首篇) 

    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为纪念世界卫生组织在1990年那天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疾患的名单上剔除,每年这一天,各国的同性恋团会,扛着彩虹旗,走上街头,向全社会展示他们这个群体的存在,呼喊“反歧视”的口号。 

    根据学者的统计,同性恋群体占社会总人口比例的4%左右,保守估计,中国大约有3000万同性恋者。相比庞大的异性恋主流社会,他们属于边缘社区人群。了解、尊重、宽容、给予少数族群以权益保障和社会活动空间,是一个民主社会基本的条件。在中国,这个群体的利益一直被大多数人忽视,同性恋情感不被尊重。    

    从十年前开始,著名性学专家李银河就坚持在“两会”上提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但都不了了之。在激烈争论声中,同性恋圈中的适婚人群,不得不面临巨大的来自父母、家庭、乃至社会的婚姻压力。曾有人对这个群体做过描摹:他们大多是1970、80年代生人,经历了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他们正处于中国传统的“三十而立”的阶段,也遭遇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尴尬期。他们既不愿意暴露身份,同时又要面对婚姻与个人品质评价相挂钩的社会现实。于是,婚姻困局成为同性恋者当前的主流问题。一部分同性恋者不得不找个异性恋者结婚,痛苦地生活,同时将这种痛转嫁给“同妻”。而近年来,北京、上海、南京等—二线城市,一种叫做互助结婚的模式正悄然兴起,越来越多的适婚同性恋者,以互助婚姻做伪装,获得爱的自由。 

    如果说,互助婚姻是同性恋者作为个体与社会无奈抗争的话,那么,一些同性恋者已经开始组织化地争取自己的权益,让更多的人了解同性恋,消除对他们的歧视,改善社会处境。

  

三、 同志妈妈吴幼坚:我坚决反对同志和异性恋结婚(2011年度第18期南都周刊封面报道第三篇) 

    作为中国第一位在媒体上公开支持同性恋的母亲,吴幼坚发现,同性恋者的痛苦,绝大部分来自家庭,来自父母。在她看来,如果父母不能正视孩子同性恋事实,逼迫身为同志的儿女结婚生子,只会造就越来越多同妻、同夫的悲剧。 

    记者一洪鹄广州报道 

    6年前,吴幼坚以同性恋者母亲的身份接受电视采访,成为中国第一位在媒体上公开支持同性恋的母亲。她并没有想到,有一天有那么多人叫她“妈妈”。    

    5年前,吴幼坚陆续开通了博客、邮箱、热线电话,各类求助接踵而来,无数同志在电话那头,向吴幼坚倾诉他们的苦闷与挣扎。    

    吴幼坚逐渐发现,同性恋者的痛苦,绝大部分来自家庭,来自父母。面对儿女主动或被动的出柜,父母们极端的抗拒态度,让本就背负重重压力的同性恋者更加彷徨。 

    2008年6月,吴幼坚成立了“同性恋亲友会”。她想通过建立这样一个组织,让这些父母知道:你的孩子并不是—个人,你并不孤独。    

    2009年初,第一届“同志父母恳谈会”在广州召开。“这和私下交流不一样,等于公开站出来承认我的孩子是同志,很多父母的压力非常大。”最终同志和他们的父母来了50多人。    

    恳谈会开到第二届的时候,来了两位不一般的嘉宾:一位男同性恋者妻子晓琳和一位男同性恋者的未婚妻毛毛。据估算,中国大概有“同妻”1600多万人。晓琳是其中之一。在恋爱4年、领证结婚之后才发现丈夫是个gay,这让她受到了巨大的心灵创伤;而毛毛发现得较早,在领证之前与未婚夫断然分手。  

“如果父母不能正视孩子同性恋的事实,逼迫身为同志的儿女结婚生子,只会造就越来越多同妻、同夫的悲剧。”吴幼坚希望“同妻”们的发言能打动和唤醒一些同志的父母。 

 

    南都周刊:今年年初,广东出现第一对女同志公开举行婚礼,您是她们的证婚人。致婚礼祝词的时候,您哽咽了。    

    吴幼坚:我站出来支持同性恋这6年里,接触到很多案例,非常清楚她们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有多么的不容易。有的同性恋人面对父母以泪洗面、央求、威胁甚至以死相逼,非常痛苦无奈,不得不放弃本来相爱的伴侣。有的迫于家人的压力,不得不走入异性婚姻,身心俱创。这对情侣敢于公开举行婚礼,我很佩服她们的勇敢和坦然。    

    南都周刊:在您的接触中,同志们的压力最大来自哪里?    

    吴幼坚:就是家庭的压力,尤其是和父母的关系。现在很多同志在朋友、同事面前已经毫无顾忌地出柜了,但仍然无法面对父母。 

    中国人的家庭观念很重,性倾向这么重要的事情,却不能让最亲的父母知道,这让他们非常苦闷。另—方面,家庭的压力还在于,随着同性恋者年龄的增长,结婚生子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很多同性恋者因为无法向父母说明原因只能去相亲、结婚,甚至生孩子,然后终生活在扭曲和负罪中。    

    南都周刊:对于前来求助的同志以及他们的父母,您一般是如何开导他们? 

    吴幼坚:我说要为同性恋孩子们排除心理抑郁。他们鼓起勇气向父母坦陈后,被打骂、被逐出家门,有人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我会特别担忧和痛心。所以我要安慰、鼓励他们。我的博客上不断地贴同志出柜成功的例子,就是为了告诉他们:这是有可能的,但要耐心,要等待,还要讲究技巧。

     有一位母亲,突然发现儿子是同性恋,不敢告诉丈夫,只能独自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事实。她找到了我。我们见面时,话都没说,她的眼泪就哗哗地直流。虽然我和我先生对儿子(同性恋)身份能接受,但我也完全了解他们父母的难处,知道一时无法接受的那种焦虑。 

    南都周刊:您赞成同志出柜? 

    吴幼坚:我肯定是赞成的。但这么说,我也怕大家误解,认为谁都应该出柜,唯有出柜才是正确的。千万不要这样说。出柜这件事,一定要从实际出发,从自己与父母的现实关系考虑,如果和父母关系一向比较好,父母比较开明,可以尝试一下,但也要注意方法,先参考同志们出柜的经验,多做一些铺垫。比如先让父母看一些资料,知道世界上有同性恋这回事。 

    大部分(同志)出柜一定是个艰难的过程。中国同志的出柜,尤其是在父母面前遇到的障碍是多么巨大,这些年我体会得太多了。我只能说,对于那些有出柜愿望的同志,我会尽量给予帮助。尽可能以同志母亲的身份帮助他们父母渡过心理难关。 

    南都周刊:对于态度特别激烈的父母,您会采取什么方法沟通? 

    吴幼坚:其实能和我打电话的(同性恋者)父母已算很好了,至少还愿意沟通。态度极端的父母是非常抗拒的。这些勉强前来听电话的父母,首先都会问:这到底是不是病?我说肯定不是。是病就好办了,是病就去医呗,偏偏不是病,你还是要去接受这个事实。 

    还有一些父母以为同性恋是违法的,我还要跟他们反复强调:同性恋不是丑事、坏事、错事,更不是犯罪。有父母说,事情没发生在你家孩子身上,你当然看得开,我说我儿子也是同志啊,我跟您一样是同志妈妈。但所有的父母都会说,我是为了他/她好啊! 

    南都周刊:父母总说是为了孩子的幸福,却常常不愿考虑真正让孩子幸福的是什么? 

    吴幼坚:我接触到,有喝农药以死相逼的父母,有扬言要杀死女儿的母亲,有对女儿说宁肯你一辈子不嫁人也不许爱女人的爸妈。很多家长有意无意地将孩子视作自己的私产,一味强调孩子要孝顺,不听从孩子内心真实的声音。 

    孩子是同性恋,这是一个客观事实,而且这个事实没有什么,只是一个少数和多数的问题,他又不是找不到同性相爱的朋友,又不会影响读书学习、工作生活,所以应该把这个事情的影响尽可能地化解掉,让自己的生活快乐起来。 

    我总是想,人的一生这么短,为什么不能让孩子按自己的天性,自然、本性地生活?这才是短暂人生最宝贵的东西。 

    父母总是说自己是爱孩子的,爱孩子就是要他(她)幸福。如果承认这点,那请从“我的孩子就是一个同性恋”的角度来考虑,怀着爱来接受孩子真实的样子。

  

    南都周刊:相比一些同志不得不与异性恋者结婚,现在很多同志选择和同志“结合”,这种形式的婚姻是否可以看作是一种进步? 

    吴幼坚:形式婚姻从几年前就开始出现,我一直公开地表示不提倡、不撮合。我不敢说反对。但我坚决公开地反对同志和异性恋者之间的婚姻,这种结合毫无质量可言。有些同志会跟我说,他们也是没办法,家里希望抱孙子,不想伤父母的心。我问:那你配偶的心呢?和一个自己完全不爱、从生理上排斥的异性恋者结婚,是残忍和不人道的行为。 

    形式婚姻看似理想化,实际上具体操作中会遇到很多麻烦的问题,我的态度就是一定要想清楚,考虑好其中的利弊得失。我了解到的形式婚姻中最需要面对的问题:一是孩子。要不要孩子一定要一开始就说好,如果要孩子,这个形式将会是很紧密的,丈夫对妻子要承担起一定的照顾责任。如果不要孩子,可以是完全松散的婚姻;二是财产问题,婚前财产、婚后财产分清楚,经济独立,避免财政纠纷。女性还要警惕婚内强奸的出现。有拉拉认为都和同志结婚了怎么可能出现这种事?人是很难讲的,有的男同本身不排斥女性,还有一种是纯粹为了传宗接代,什么可能都有。 

    形式婚姻要欺骗的范围很大,搞不好就会穿帮。穿帮之后更难面对,父母会更崩溃、生气,最后自己不得不直面出柜。 

    南都周刊:今年“两会”上,李银河博士又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案,您怎么看待? 

    吴幼坚:我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对公民权利的保障,同性恋也应该享有和异性恋者—样的婚姻自由。还有一个,如果能得到社会主流价值观的承认,同志的父母起码不会再担心他们的孩子是在违法犯罪了。 

    南都周刊:如果法律允许同性恋结婚,您会支持您的儿子这样做吗? 

    吴幼坚:(笑)我和(儿子)远涛讨论过这个同题。他说他不会和自己伴侣结婚的。他觉得爱的事情是自己的,不需要婚姻来保障。当然,如果他要结,我肯定是支持的。(坚注:2007年1月6日,远涛为异性恋好友阿东担任婚礼伴郎,我博文这样记叙:“走出宴会厅后,远涛摘下了伴郎的鱼尾签。我说:‘将来你和爱人也可以举行婚礼,宣扬一下!’儿子答:‘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不如用那笔钱好好旅行。’”他并非说不结婚,只是说不举行婚礼。我知道儿子不喜欢热闹) 

    南都周刊:从6年前您作为同志妈妈站出来到现在亲友会成立也快3年了,您感觉同志群体本身、他们的父母,以及整个社会,有变得越来越开放和包容吗? 

    吴幼坚:整个社会环境变化肯定是有的,但对我而言,仍然是每天都在接触棘手的新问题。社会再开化,打破同志和父母之间的坚冰,仍然得各个击破,一个个案一个个案地来做。 

阿坚博文:祝福孩子们的爱情(2007-01-12 19:02:23)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a5b61010007cl.html  


 
 
  • 圈子:知青朋友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