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时尚芭莎》:吴幼坚:爱孩子,就爱他们的全部
[ 2011/5/10 23:47:00 | By: 三色堇吴幼坚 ]
 



阿坚在广州接受《时尚芭莎》母亲节专辑采访拍摄过程中,女记者黄小米用阿坚相机在旁抓拍了不少照片,这是笑得最灿烂的一幅。当时离阿坚64岁生日还有一个多月,就标明64岁吧。
 

《时尚芭莎》:吴幼坚:爱孩子,就爱他们的全部 

□ 吴幼坚 

   《时尚芭莎》2011年5月刊,做了母亲节专辑,题目在封面很醒目,书脊更是独此一题:《非亲妈妈非常爱——献给把母爱当事业的女性》。策划母爱专辑的人文组写道:“……在历时一个月的采访和拍摄中,我们结识了‘麻风病村的台湾妈妈’张平宜、北京天使之家创建者邓志新、星星雨教育研究所创始人田惠平、青海玉树则热福利院院长李星陆、‘同志母亲’吴幼坚、‘中国第一乳娘村’群体……”以上每个典型各占一个对版,于是64岁的我也在这本时装杂志上亮了相。读者看到的是经过化妆、美发后,由摄影师为我在广州拍摄的照片。而博文题照由记者小米当天在旁抓拍。 

    我除了中年时和先生、儿子去照相会化淡妆、穿得光鲜亮丽些,戴些不贵重的首饰,平时不追求时尚服饰,年老就更喜欢天然状态了。我一到公园跳舞就汗流浃背,满面通红,若化妆一擦汗岂不成大花脸?我自己甚少看时尚杂志,也不热衷时尚打扮,并明白年龄大了不宜多出镜。但近年我克服一般老人心态,乐意接受时尚杂志采访,为什么?因为每个杂志都有自己的受众,而我需要通过各种渠道,向公众宣传性向平等、社会和谐的理念。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时尚杂志,对我和同性恋亲友会进行正面报道,肯定了我们发挥的积极作用。 





    也许不少网友像我一样,对《时尚芭莎》不甚了解。以下是我从网上搜索的资讯——   

    创刊于1867年的《Harper's BAZAAR》,是美国第一本时尚杂志,以一个多世纪以来的时装感悟,发展了20余个国际版本,以“现代、优雅代言人”的形象成为全球时装杂志的翘楚。作为最权威的高级时装杂志,一直被誉为“时装界的圣经”。《时尚芭莎》是《时尚》与《Harper s BAZAAR》版权合作的结晶,是一本全球性的真正引导潮流的高级时装杂志。《时尚芭莎》为时尚女性提供了最权威的时尚资讯和优雅体验。成为真正引领中国精英女性阶层的顶级时尚杂志。 





    这样一本时尚杂志,却在2011年母亲节将近之时,策划实施了母爱专辑,并获得预期成功。专辑让昔日的资深记者、主持人、大学教师、杂志编辑等知识女性,与黄土高坡那群纯朴的农妇,一同站到时尚界人士面前,展示无私无边的母爱。专辑共6篇组成,我逐一阅读,受教匪浅。她们每一位都有可贵的精神,值得我学习,激励我把支持同志群体的事业,继续做下去。我还有个意外收获,北京“天使之家”儿童寄养点,负责为孤儿寻找寄养家庭。很多同性恋伴侣希望领养孩子,或许可以与邓志新女士联系? 

 



附录一 非亲妈妈非常爱——献给把母爱当事业的女性 

    三月,地震、海啸、核泄漏……人类的新伤不断,春天迟迟不来。幸运的是,因为入手筹备“母亲节”专辑,我们提早感受到温暖。在历时一个月的采访和拍摄中,我们结识了“麻风病村的台湾妈妈”张平宜、北京天使之家创建者邓志新、星星雨教育研究所创始人田惠平、青海玉树则热福利院院长李星陆、“同志母亲”吴幼坚、“中国第一乳娘村”群体,这些坚定的母亲们,温柔地站在没有血缘关系的弱势儿童身边,改写着孩子们的命运。通过她们名字前的标签,不难想象背后故事的艰难。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她们比常人有更多韧性和博爱?女人固然柔弱,但是“母亲”这个角色却可以令她们变得无坚不摧。她们传播了爱,也收获着爱。星星雨教育研究所创始人田惠平说:“几乎每个星期都有人敲开我办公室的门,递上一张名片,愿意向我提供帮助。这和商场上利益交换的公关不一样,每一张名片背后,都有一个爱的故事。”在这个即将到来的母亲节,让《时尚芭莎》与你再次见证母爱的奇迹,向这群非亲妈妈致以最诚挚的敬意。 

 

附录二 吴幼坚:爱孩子,就爱他们的全部 

《时尚芭莎》2011年5月刊 

文/黄府小米

图/亚辰

化妆/BEN 



吴幼坚每天都很充实,因为有很多孩子通过电话与她谈心、聊天。 

吴幼坚 中国首个同性恋亲友会会长 

小档案:吴幼坚在书作《爱是最美的彩虹》中说:“我只有一个儿子,却有数不清的人叫我妈妈。无论男孩子女孩子,同性恋异性恋,在我心里他们都是——孩子。”从儿子郑远涛19岁向她“出柜”(公布同性恋的性倾向)那天起,她就以理解、尊重和宽容接纳了这个事实。此后,花甲之年的她,不但成为中国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恋儿子的母亲,还成立了中国首个同性恋亲友会,成为大家的“吴妈妈”。 

    12年前,当未满19岁的儿子郑远涛向年过半百的母亲吴幼坚“出柜”(同性恋者袒露自己的身份)时,她没有哭,没有给儿子安排相亲,也没有威胁和儿子断绝关系。她和先生平静地接纳了同性恋儿子。 

    2005年11月,电视台要采访当时已经公开同性恋身份的郑远涛,同时希望邀请身为家长的吴幼坚一起参加。一直默默支持儿子的吴幼坚有些犯难,她在广州生活了几十年,这里有很多的校友,老师,同事;自己又是编辑,联系着大量作者;还有娘家、婆家那边几十位亲戚……一旦自己出现在电视上人们会怎么看?“毕竟社会上很多人不接受,还有的人认为是‘丑事’,家丑不可外扬。我一个年近花甲的女人,私底下支持儿子就够啦,犯得着上电视抛头露面,让别人指指点点吗?”可是,另一方面,吴幼坚认为,敢理直气壮地说儿子没干错事、坏事,那又怎么能把这看成是“丑事”呢? 

    两种自相矛盾的想法在吴幼坚脑子里PK,最后还是母爱胜出了,“远涛本身是同性恋者,还能顶住压力站出来,我是他的妈妈,自然应当和儿子站在一块!”节目播出的第二天,连出租车司机都认出了吴幼坚,“你们真勇敢!” 

    不经意间,吴幼坚成为了“公开支持同性恋爱的第一位母亲”。 

    在身份公开的两年后,60岁的吴幼坚学会打字和操作电脑,开了一个名叫“三色堇”的个人博客。当她第一篇公开支持同性恋的博文《为了心中的彩虹》发表时,一下子吸引了两万多的访问量,网友们对于这个公开支持同性恋的母亲并不宽恕,谩骂和嘲讽不绝于耳,“他们骂我自己搞出了同性恋儿子,还以为光荣,丢了祖宗的脸……”吴幼坚从来没有受过别人如此强烈的攻击,她确实可以一删了之,但她没有。“如果没有反面意见,我的工作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只要是有意义的事,反对的声浪再高,也决不后退。 

    2008年,吴幼坚发起成立了同性恋亲友会,并开通同性恋亲友热线,帮助更多的同性恋者和他们的亲属。在热线中,曾有一位男性求助者,在十年里一直保守着同性恋的秘密,没有女朋友,更不敢交“男朋友”。母亲在多年催婚无果的情况下,终于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同性恋?他咬牙否认了母亲的猜测。对身份的痛苦,让他向吴幼坚发出了“求救信”,正当他准备把秘密向吴幼坚倾诉时,意外地看到了母亲留在桌面的一张小纸条:“儿子,你是不是想找个男人做终身伴侣?”这位已经迈过而立之年的儿子,拿着纸条痛哭流涕。后来,母子俩与吴幼坚相约见面,在融融冬日,一个埋藏十年的秘密悄然消失。 

    “一切草木皆有选择各自生存状态的自由”,吴幼坚支持儿子公开身份时这样说过。那份淡淡的从容和宽厚,让儿子可以按照他本来的样子生存。而她勇敢地面向社会公众谈出自己的看法,以一位母亲朴素的本意,让更多同性恋者和家人获得了公平与阳光。 



阿坚习惯走路很快,为时尚杂志拍摄也不例外。

 
 
  • 圈子:知青朋友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