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住在西关的日子(六)
[ 2012/8/9 10:03:00 | By: 红田场友 ]
 
       鲜有不打架的男孩。
       打架也是有规矩的,不能乱打。打架分三个阶段,首先要“格”一段时间,在这个阶段,对打的两人用左手小臂中间段面对面地对格,嘴里还念念有词地嘟囔着骂人的粗口,等“格”到一方实在忍不住疼了而主动放弃时,胜负便已经有了分晓,得胜一方“不战
以屈人”而失败的一方也可免于被下一阶段的痛打,各有“收获”。
       如果
“格”不出胜负,双方左手臂上都鼓起了一个“红包”时,才开始真正开打,这是第二阶段,开打的时候双方左手抵挡,右拳挥起,往对方的后背打过去,如果一方很强大,还有可能双拳出击,老拳同时分别砸向对方的胸和背部,此为“夹心饼”,能打对方一个“夹心饼”的一方那个快感啊真是难以言表,轻者让对方同时受了胸背的皮肉之苦,重者让对方“呲肺”。大多数的打架都会在这个阶段决出胜负了。
       如果连开打都决不出胜负,而双方都还有力气,而且估计那“仇恨”还挺深的话,这场架就要打到第三阶段了,这一阶段其实就是个乱打,全无规矩章法可言,挥拳、起飞脚、摔跤、抓、挠、挖眼、掏档,再严重点,旁边有顺手的木头、砖头的话,伤人的事情就会发生,在学校里,一般这种事情都不会发生,只有在文*革的时期才会有,那是后话。
       我在学校里个子不算高也不算矮,排在班里第三行(一共四行位子),首先,班里个子最高的同学是我的铁哥们,我俩从一年级到初中都在一起,有这等“
狐假虎威”关系,即使个子比我高的同学都不敢欺负我,我的原则是只要你不“撩”我,我也不打你,只要敢“撩”我的,一律开打。
       主要一开打,胜、负、平的可能都有,有一次打架就平得蹊跷。
       一日,又有一小子敢撩我了,于是便开打,按规矩,先用左手格,没想到,这小子是个左撇子,使右手和我的左手对格,这怎么打?平时对格的两只手是交叉的,这次却并排着,我俩上格一下,下格一下,怎么也使不上劲,实在是别扭。
       双方都在想,这架没法打下去了,我双手使劲把同学往外一推,俩人就分开了,然后双方再对骂两句粗口便各自回家了。
       小孩子打架的事常有,忘记得也快,也许今天打架,明天就忘了,同班同学,天天在一起,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呢?
       也有难忘的。
      
打架本是男孩的专利,女生之间也有争吵,但打架的极少,男生女生之间本就强弱对比悬殊,再者受孔老夫子教诲,“男女授受不亲”,好男还跟女斗?
       也有例外的。
       一日,放学了,刚出学校门口,一个小男生,我们叫他“白霍仔”的,开口“撩”一个
叫阿敏的女生。

       阿敏是谁啊,你也敢惹?
       阿敏在全班女生里个子最高,
由于女生比男生早发育,有些男生个子都不比她高,阿敏天生丽质,腿长,一头天然的卷发,还是学校田径队里的长跑队员,学习成绩一流,年年的三好学生,本班班长,少先队中队长,还是个左臂上别着三划红杠的大队委,老师、校长眼里的大红人。
       “白霍仔”,广州话那意思是嘴多,爱撩事,惹人讨厌的人。个矮,全班男生最矮的人之一,比阿敏还矮半个头。
       昨天学校组织看了一场记录片,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成功。

       天然的卷发如今多让人羡慕啊,又漂亮又省了一大笔烫发的钱。可在那个“无产阶级”年代,卷发一直是阿敏难以克服的一块心病。
     
  “崩口人忌崩口碗”,白霍仔是个不识时务的人,出了校门就撩人家阿敏“原子弹”,那意思是阿敏那一头卷发就像原子弹爆炸升起的蘑菇云。
       此前白霍仔一定是撩过阿敏多次了,也许今天是个总爆发吧。平日里温文尔雅的阿敏突然地无名火冒三丈,真可以说得上“迅雷不及掩耳”,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时,阿敏已经一个扫荡腿把白霍仔打翻在地,牢牢地骑在白霍仔的背上。
       阿敏啊阿敏,哪有你这么打架的呢,这不讲规矩嘛,你们俩都还没有格过呢,怎么就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了呢?
       阿敏才不管你们男孩那一套呢,只管挥起双拳象打鼓似的往白霍仔的背上锤将下去,这让我联想起公仔书里武松打虎的画面。
      
大快人心啊!只见阿敏骑在上头锤得性起,白霍仔在底下哇哇哭喊着。我和几个同学哪见过这场面啊!简直比电影好看得多了,我在旁边替阿敏数着数:“一、二、三、四......”幸灾乐祸的时候总是让人很痛快的。
       好东西总要大家分享的,于是我们几个一边拍手鼓动阿敏继续“打虎”,一边还不忘四处喊人:“快过来看啊,《武松打虎》,不收门票!快来看喽!”
       本来,同学打架小事一桩,经我们这么一喊,看热闹的同学都围了过来,越来越多,没承想把老师也喊来了。
       吴老师正是我们的班主任,这事归他管。
       影响太坏了。
       吴老师赶忙把阿敏拉起来,白霍仔看到老师来了,更加肆无忌惮、委屈地呜呜哭着,
哭得一勺鼻涕一勺泪的,就像到了世界末日,以便博得老师的同情,阿敏昂着那高傲的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虽说出了一口乌气,仍旧觉得深深的不忿。老师问同学,刚才打架时谁在旁边,众人指着我们仨说,就是他们三个。于是老师把两个打架的和我们三个人一起带回教务处。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还庆幸打架的不是我,今天能当个“旁证”也不错,以往,男生总是帮着男生的,今天可不一样,我讨厌这个白霍仔,这小子常常在老师面前告我的状,早就想找个机会揍他一顿的,今天阿敏可替我出了一口气,所以,今天一定会帮阿敏说好话的。我一边走还一边盘算着如何加油添醋地告诉老师白霍仔是何等的无赖。
       不过进了教务处时老师只让我们三个人站在一边,并不理会我们。想想今天该没我们什么事吧?又不是我打架。于是三个人,一个歪着脑袋,一个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一个左脚绕着右脚若无其事地站在教务处的通道边上。
       老师一直在批评呜呜哭丧的
白霍仔,说他不该取笑人家的头发,先撩人是不对的,何况是撩女生,更加不对了,当然,她打你也不对,可你是不是先撩人家啊?白霍仔被老师批评得也不敢再哭了。那边厢阿敏强撑着没哭出声来,眼泪大滴大滴地流在脸上,一肚子的委屈。吴老师可有耐心了,让阿敏坐在旁边,一边还在安抚她。老师今天挺讲理的,不象以往,吴老师一定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劈头盖脑地把两个打架的家伙都骂得个狗血淋头,管你谁先撩谁!今天不一样了,女生打男生,百年一遇啊。你看人家红人就是不一样,世上哪有这样的?打人的坐着,挨打的站着!
       最后,吴老师把白霍仔放走了,又和颜悦色地安慰着阿敏,等阿敏平复下来后也让她走了。我心想,我们是旁证啊,也不问问我们事情的经过就让他们走了,那我们还站在这里干嘛呢?
       “站直了!”突然,吴老师朝我们大吼一声,三个人一惊,赶紧乖乖地站好,事到如今我们才恍然大悟地发现原来不是叫我们来当什么“旁证”的呀。糟糕,原来做坏事的是我们!全教务处的老师们都看了过来。
       “瞧你们几个
吊儿郎当的样,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自己班里的学生,又是学校的大红人打人,吴老师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的火,这叫我这当班主任的脸面往哪里搁——老师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可是,别人打架,我们受罚,青天大老爷啊,还有说话的地方吗?我冤啊!
       “为什么同学打架的时候不劝架制止?为什么还在一边瞎起哄,推波助澜?为什么
赶快去喊老师却喊同学来围观?这影响有多坏知道吗?”
       一连串的质问把我们问得哑口无言。
       “可是我们没打架啊。”我怯生生地分辩着。
       “鼓动别人打架的性质比打架更坏!知道吗?”老师狠狠地说,这话是故意让其他老师听到的,只为了证明错不在打架的人,而在这三个扇阴风点鬼火的坏男孩。
       “......”
       事后想想也是,一个是挨打的,另一个是老师宠爱的。这气难道不该撒到我们这三个捣蛋份子身上么?
       “今天上午读的那篇课文,每人抄一百遍,现在就抄!”吴老师下了命令,只好乖乖地抄。由于打架而被罚抄课文的事对我来说,已成家常便饭了,只是为了别人打架被罚抄课文还是头一回,这真比窦娥还冤啊!
      英明啊!吴老师,你看,批评了
被打的,安慰了打人的,惩罚了捣乱的,一石三鸟。在众老师面前,我班的事情就这么被老师摆平了,皆大欢喜啊!
       老师的面子挽回了,我们的小手抄书抄到抽了筋。




      
 
 
 
Re:住在西关的日子(六)
[ 2012/12/14 18:07:27 | By: 骆仔(游客) ]
 
骆仔(游客)这是一篇非常好的市井小说式的回忆录,如果作为广州五六十年代西关的生活而进入广州市博物馆收藏就非常得当。可惜的是放在这里浪费了。如果哪间大学研究广州历史的研究者得知,不当做宝贝资料才怪呢。试想一下,过去有什么历史记录能够将这么精彩的西关风情描绘出来的?我要恭喜作者的记忆和笔墨。感谢他为我们留下了如此精彩的西关历史风情描述。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住在西关的日子(六)
[ 2012/8/11 21:09:49 | By: 山竹沟(游客) ]
 
山竹沟(游客)精采继续写下去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