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住在西关的日子(四)
[ 2012/8/1 12:21:00 | By: 红田场友 ]
 

 

       原来,逢源路在西关这个商业中心算是个很幽静的地方,车少人少,平日里只有一些沿街叫卖的小贩,挑着担子一边走一边吆喝着,各有各的名堂、各有各的声调,煞是好听。

   “收买烂铜烂铁、旧报纸~~”

   “补镬哩~~”

   “补铜煲锑煲~~”

   “嘣!爆肥仔米啰!”

   “南乳花生咯咯脆!”

   “红四线蜜枣凉茶——”

     红四线是叫卖的那个阿婆的名字,和别的凉茶不同的是红四线阿婆煲的凉茶加入了蜜枣,所以一点儿也不苦,还有点儿甜味,两分钱一碗。红阿婆一般只沿着逢源路的马路边叫卖,并不走街串巷,因为她的客人主要是那些拉大板车的搬运工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汽车很少,大部分的搬运工具都只是一些人力推拉的大板车,我们那幢教工宿舍旁边就是逢源桥,有一个大斜坡,大板车经过这里时都要特别费劲,因此很多人就会在这里停下来坐在马路边的麻石上歇歇脚,红四线阿婆常常拎着个陶罐,挽着装大碗的篮子到这里叫卖,由于价廉物美,很多搬运工人都乐意帮衬她,时间长了,大家便成了熟客。阿婆把她精心泡制的凉茶一碗一碗地端到搬运工人的手上,大家便一边喝一边聊天。

     等我下乡十年回来后便再也没有见到红阿婆了,不知老人家到哪里去了呢?

     沿街叫卖的小贩们都是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倒不见得他们的收入很低,在那个年代,没有“单位”才是显得他们的地位低微,很难想象,没有会开,没有政治学习,既不能入团又不能入党,他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呀?

     当然,这只不过是那些有“单位”的人的想法,对于这些小贩们自己来说,没有会开不是求之不得的事吗?

     我们家门前的那片空地正是小贩们歇脚、做生意的好地方,教工宿舍是个“72家房客”,吆喝几声,总有那么一桩两桩生意可做的,小时候无聊又好奇,几个小孩总喜欢围着他们旁观,看热闹。

      林师傅从香港回来,不知怎的,把回乡证给丢了,从此便再也回不了香港,又没有“单位”可去,只好挑个担子沿街吆喝干这修补洋伞的营生。听“八卦”的师奶说,林师傅的老婆孩子都还在香港,每个月他老婆还从香港寄钱寄物过来,可谓衣食无忧。可林师傅并不甘于寂寞,便做起了补洋遮的营生来。

      几十年了,林师傅的行头还依稀记得,只见他身穿一套“笔挺”的黑色竹纱唐装,头戴一顶深啡礼帽,脚蹬一双黑面白底“伯父鞋”,白色的长袜束着裤腿,挑着担子,油光滑亮的桃木扁担上镶着金黄色铜线,一边踱着方步,一边优哉游哉地吆喝:

    “整洋遮,修补个烂洋遮。”看样子并不急于做生意。

      一般的人家看他那副绅士摸样都不想找他补伞,怕被宰了一颈血。林师傅也无所谓,爱补不补的,有时候有人拿个破伞来,林师傅一看说,“这伞破得都没法补了,扔掉算了。”——你说哪有这样做生意的?

      偶尔也要那么一单生意,林师傅开个高价,遇上个“阔佬懒理”的主顾也不讲讲价钱就把雨伞交给他做了。这时候林师傅从担子里取出小板凳,拿出工具,戴上老花镜,展开破伞,慢条斯理地修补起来,看那样子,这“洋工”今天不磨到天黑他是绝不收工的。你想啊,这林师傅挑着担子走来走去也没单生意,多累啊,如今好不容易逮到一只“水鱼”,正好歇脚耗时间,还不磨够这一天的时间么?反正俺也不是等钱开饭的人。

   “林师傅啊,你能不能手脚快点,你修好了我好上街啊。”这边主顾心急火燎的催促着。

   “不急,不急,慢工出细活嘛,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啊。”林师傅依旧不紧不慢地干着活。

      我们最喜欢围着林师傅看他干活了,一边干活,一边聊天,林师傅见识广,也喜欢吹牛,开口闭口“我们香港”怎么怎么样,高楼大厦、石屎森林,时不时的还蹦两个洋文,什么“士巴拿”、“斗宁”之类,挺好玩的。

     “通坑渠、清粪井。”这是专门帮人家疏通渠道的人吆喝的,也许是排行第九吧,大家都叫他老九,而且干这一行的人地位更低,整天脏兮兮,干的活最脏最苦,身上穿的衣服基本上看不出来是什么颜色的,打满补丁,又脏又臭,别人见到他都捂着鼻子躲开,老九也无所谓,他只带着两样工具,一条长长的竹片,卷成一圈挎在身上,手拿一个木柄橡胶拍,一边走一边吆喝。通常,老九也只沿着马路有洋楼的地方走,在五、六十年代,大街小巷里的很多人家都没有厕所,家家户户都只能用痰盂或到公共厕所,所以老九到了那些地方喊了也是白喊,没有生意啊。

     老九是个破罐子破摔的人,四十多岁的人还孜然一身,无亲无故,谁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住在大榕树旁搭的小木屋里,身无长物,真正的手停口停。这人除了喝酒别无所好,只要掏粪坑赚到一点钱,就去买酒,常常喝得酩酊大醉,喝醉了就躺在大街上,惹人讨厌。终于有一天老九躺在大榕树下一醉不醒,街坊们见他两天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才想起来叫派出所的人来,结果一看,早死了。

     说来也怪,到了文*革,教工宿舍里住的那些清高的知识分子们也被人称为“老九”了,他们原来最瞧不起老九们,谁知道阴差阳错的,怎么他们也成了和老九一样的人呢?

     我小时候最喜欢看人补镬了。

     那天,阿婆拿个生铁镬把那补镬佬叫住,让他说个价钱,补镬佬说一毫纸(一毛钱)一个洞。阿婆说那就补吧。只见补镬佬拿出一把大锥子在镬里刮来刮去,只听“嘟”一下,又刮,又听到“嘟”一下,还刮,又“嘟”了一下,补镬佬伸出三个手指对阿婆说,“三个洞,三毛。”阿婆说,不对啊,我明明只看到一个地方漏水,怎么会是三个呢?补镬佬说你的镬旧了,这些地方都生锈了,今天不补明天就漏了。说来说去,阿婆也没办法,只好说那就补吧。

     于是补镬佬生起炭炉,用一个茶煲柄倒过来放在炉子里,里面装了几片生铁皮,拉起风箱一前一后“扑哧扑哧”的给炭炉打气,火越烧越猛,只一会儿的功夫,生铁皮被烧红了,慢慢的就熔化了,这时候补镬佬拿一块破布,叠了一层又一层,叠好放在左手上,再撒一把炉灰在上面,右手用一个小勺子舀一点熔化了的生铁汁倒在炉灰上面,左手把生铁汁托到镬底穿洞的地方,右手拿一把卷好的破布在另一面上一搽,只听“吱”一声,一股浓烟冒了起来,打开一看,真神奇,原来穿洞的地方已经被火红的生铁补上了,不等补丁处冷却,补镬师傅手疾眼快,用刷子蘸上黄泥涂在补丁的地方,又是“吱”的一声,一股白蒸汽冒起来,黄泥很快就干了,师傅再用抹布抹干净,说补好了。这时候,你再盛上水试试看,准保不漏,至于说洗了几次镬之后还漏不漏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广州话形容人做事马虎说的“补镬靠泥搽”就处于此处。

      小时候,一大帮坏小孩喜欢学着人家叫卖:“滴答滴答,飞机榄,有辣有唔辣。滴答滴答,飞机榄,核都有味。”“补镬,补铜煲锑煲。”这倒没什么,好玩而已。不过,长这么大,做的最坏的一次,最臭的一件恶作剧让我终身难忘,内疚不已。

     那一天,学校组织我们游泳队晚上到越秀山看跳水比赛,看完后已是晚上十点多,为了省下车钱买“雪条”吃,大家便走路回家,从越秀山走到西关已是晚十一点多了,那时候又没有电视,人们睡得都很早,小巷子里已是夜深人静,家家户户都关门熄灯睡觉了。大家一边走一边学着小贩吆喝,“收买烂铜烂铁~”这倒没什么,喊着喊着,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倒屎吔”,大家觉得挺好玩的,纷纷学了起来,于是小巷里“倒屎”之声此起彼伏。

     在老城区住过的人都知道,每天清晨,清粪工人都会推着小粪车沿街收集没有厕所人家里的粪便,一边走一边吆喝。大家都要在这时候把家中污浊之物拿出来由清粪工人倒入小粪车中,过了这个时候就要等明天了,你想啊,谁愿意把这东西放在家里一天呢?

     三更半夜里被我们这么这一喊,睡梦中的人们还以为清粪工人来了,也不知道几点钟,“今天倒屎佬怎么来得这么早啊?”只见小巷里家家户户木门、趟笼被推开,蒙茶茶的阿婆、大婶一个个双手捧着个屎塔探出头来东张西望,哪里有倒屎佬的影子啊?等大伙反应过来,发现上当受骗时,“衰仔们”早就脚底抹油,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还真的当了一回过街老鼠呢。

      这一晚,实在是睡不着啊,躺在床上还弯着腰“咯咯咯”地傻笑着。

 

 

 
 
 
Re:住在西关的日子(四)
[ 2013/4/5 20:25:17 | By: 南渡江(游客) ]
 
南渡江(游客)西关有很多传统的东西,希望能传承下来,不要让地产商拆去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住在西关的日子(四)
[ 2012/10/5 19:39:41 | By: 泮塘人家(游客) ]
 
泮塘人家(游客)“红四线”应为“红丝线”,是一种草药。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住在西关的日子(四)
[ 2012/8/6 0:05:01 | By: mamingwei ]
 
mamingwei我的慱客上传不了相片不知何因?请指教(以前可以上传相片)。
以下为blog主人的回复:
如今的知青博客确是上传不了相片,也不知道是何原因,我采用的是“曲线救国”的方法,说起来很复杂,一匹布甘长。先要在网站的知青论坛中随便发个什么贴,在那里你可以长传相片,等相片上传后,拷贝那个相片的地址,在知青博客中贴图,把那个地址黏贴过来,日志上就能看到那张“链接”过来的相片了。
 
 
 
Re:住在西关的日子(四)
[ 2012/8/5 5:41:38 | By: 十队场友(游客) ]
 
十队场友(游客)看过文章,很亲切,使我又回到童年,精采,继续。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