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住在西关的日子(三)
[ 2012/7/27 15:02:00 | By: 红田场友 ]
 


 

    小时候虽然还没有游戏机和电脑,可好玩的东西、好玩的地方和好玩的游戏多了去了,不象现在的小孩,只会玩游戏机。

    记忆中,我小的时候好像只会玩,似乎没读过什么书,那时候的课程也少,难度比现在低多了,读到六年级,语文就是写写记叙文,无非是把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要素罗列出来,象记账那样按顺序写出来就行,数学无非是“汽车两小时跑了80公里,问汽车的速度是多少?”这类的所谓“追及问题”,好做得很,所以,一般来说,老师布置的作业都在学校里就做好了,回家就可以玩了。

    对于男孩来说,当然不屑于踢毽子、跳橡皮筋这类的女孩子游戏,我们家住的那幢教工宿舍门前有一片没铺水泥的空地,在往外是水泥人行道,加起来算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了。无论是滚铁环、抽拧螺(陀螺)、溜板车、砸铜钱、拍烟盒,还是捉迷藏等等好多好玩的游戏都可以在家门口玩。一个人玩没意思,我们那时候玩的游戏大多数都要“斗”的,抽拧螺本来是一个人玩的游戏,我们要两个或多个人一起玩,一边抽拧螺,让它高速旋转不停,还要赶着拧螺去撞别人的拧螺,撞倒了算赢。放“纸鹞”(风筝)就更要斗一番了,纸鹞既可以买也可以自己做,但线是一定要自己做的,放纸鹞的线不是普通的线,要在普通的线上涂上玻璃粉才有杀伤力,具体做法是买回来牛皮胶用水熬成糊状,找来碎玻璃慢慢研磨成粉状,把两者混合起来用盒子盛着,旁边开两个小孔,线从盒子一侧穿过另一侧,线经过盒子后便沾上了玻璃粉,等晾干后就可以用了。斗纸鹞的时候,在屋顶上把纸鹞放高,就会有别的地方的人也会把纸鹞放过来,两只纸鹞在天空中被放纸鹞的人控制着慢慢交错直到两条线搭在一起,这时候放纸鹞的人就要快速地放线,纸鹞越飞越远,谁的线更结实、更锋利,纸鹞飞的速度更快,谁就能把别人的线割断,看着被割断了线的纸鹞飘啊飘啊掉下去的时候,赢的一方兴高采烈,输的一方垂头丧气,好玩极了。

    最“残忍”的游戏莫过于“砸波饼”游戏了,这游戏的名字是我安的,当初这只是个很斯文的游戏,叫抛球游戏,可是到了我们这里,这游戏就变了味了,变成一场“杀戮”游戏了。

    这种游戏需要有较大的空地才好玩,别的地方恐怕没这个条件。砸皮球游戏可以多个小朋友一起玩,每人编一个号,先在泥土地上挖一排刚可容下半个皮球的小洞,旁边围着砖头,一个人站在两米开外向那排小洞把皮球滚过去,其他人围着小洞等着,既不能太靠近,又不能离得太远,皮球滚过来停在哪个洞上,相应编号的那个小朋友就要把球捡起来喊一声“停”,四散而逃的人就要站住,不能再挪动,捡球的人可以向前迈三步,挑一个最接近的人把球往他身上扔过去,扔中谁谁就是下一个滚皮球的人,刚开始大家还只是“抛”个球过去,只要打中谁就行了,可是玩着玩着,有人为了“抛”得准一点,力气用大了,被打中的人就报复,你使劲扔我也使劲扔,后来,便变成了“砸”了。砸球的人绝不吝惜力气,只要看准了,一定会狠狠地砸过去,球很小,只有小孩拳头般大小,很沉,砸在身上火辣辣地疼,被砸的地方轻则红一块,重则变紫变青。被砸中的人就做下一轮的滚球人,滚球的人离得球洞最远,万一球滚到自己的洞上再去捡球就慢了,所以,滚球的人都会尽量避免把球滚到自己的洞里,譬如,如果你是一号洞,你就用力滚,让球越过一号洞你就可以赶紧逃命,如果你是八号洞,你就滚得轻一点,球只要落在八号前面你也可以赶紧飞跑了。不过也有争取主动的,滚球的人故意把球滚到自己的洞里,如果力道掌握得好,真如你控制的那样,球恰巧落在你的洞里,你就可以一边滚球,一边飞扑上去拾球,等别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你捡到球喊停,反应慢的人就要乖乖地站在你面前求饶:“兄弟,轻点,轻点。”这时候你会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说:“你砸我的时候也没轻点啊!”然后用尽吃奶之力把球砸在对方身上,被砸的人缩着脑袋,低头弯腰乖乖挨扁也无话可说。这游戏比的是反应和灵敏,球滚过来时谁也不知道会停在那个洞,等球停下来时看到如果不是自己的洞,赶紧溜之大吉,逃得越远越安全,相反,如果球停在你的洞上,反应快的人冲过去捡起来趁别人来不及走远,挑个最近的狠狠砸下去,看着中招的人“唉哟”一声,一脸痛苦状,砸人者心里那个痛快啊,真是没法形容。当然,反应慢的,等发现皮球停在自己的洞上,走过去捡起球来四顾,发现大家早作鸟兽散了,找不着目标,那可就彷徨了,这时候大家要么躲在大树后面,要么离得远远的向你扮鬼脸,还有胆大的站在离你八米远处,等着你把球扔过来,人家一蹲下,球沿着抛物线从头上飞过去了,谁也打不着,这时候你就算输了,不但很丢脸,更要命的是还要受罚——这也是我们“创作”的。受罚时,人要双手双脚叉开成“大”字形,面向墙壁背对大家站着,就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受难时那样,由其他人轮流站在五米以外用小皮球砸到受罚者身上,这时候“犹大”们的那副“狰狞”面目便表露无遗,有人象垒球运动员那样手握小皮球挥臂旋转三圈,务求使皮球以最高的速度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受罚者身上,还有人专瞄人家的后脑勺砸,也不顾人家会不会脑震荡。看着挨扁的“耶稣”哇哇叫疼,还有实在熬不住疼的小孩哭了起来,毫无怜悯之心的这帮家伙却捧腹大笑,而且马上就开除了敢哭出来的人:“滚一边去”。更多的是那些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三不怕老虎咬大比的人,“打死也不当甫志高”,受刑时还潇洒地笑傲江湖一番,一副“共产党员宁死不屈”的模样,每被砸中一下便喊一声“好!看老子下次点样收拾你!”,游戏玩完时大家相互检查“战果”,按身上留下的红、紫、青“波饼”的多少论“狗熊”。

          要说疼,也没多疼,总比回家吃老豆那餐“藤条焖猪肉”轻多了。那时候的野孩子一个个都是虐待狂和受虐狂,——怕疼的你可别跟我玩啵!



 
 
 
Re:住在西关的日子(三)
[ 2012/8/1 11:58:47 | By: 黄峰(游客) ]
 
黄峰(游客)只是一堆毫无意义的文字,写出来逗你一乐而已。叫我写“有思想性”的文章我也写不了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住在西关的日子(三)
[ 2012/7/30 20:25:06 | By: 山竹沟(游客) ]
 
山竹沟(游客)好文章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住在西关的日子(三)
[ 2012/7/30 20:02:29 | By: 四团场友(游客) ]
 
四团场友(游客)精采继续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