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住在西关的日子(一)
[ 2012/7/12 12:12:00 | By: 红田场友 ]
 


    我从小住在西关的逢源路,一住十几年,虽算不上老西关,可也走遍西关大街小巷。后来漂洋过海去了海南,从此别过西关。“少小离家老大回”,等回到广州时已老大不小了,家也搬到河南,此后多次搬迁,住遍广州东南西北,哪里都没有安顿下来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在“游离浪荡”。

    自从回到广州以后,跟其他回城知青们一样,待业、找工作、找对象、找房子、结婚、挣钱养家糊口,象个游牧民族那样东住住西住住,总安定不下来。就在那十几年间,我就住过河南的马涌桥、礼岗、石溪,天河的华工、白云的棠溪、越秀的小北路、西湖路,如果再加上我之前住过的应元路二中、东山庙前直街七中和西关的逢源路,如今又住在番禺,可以称得上“住遍广州无敌手”了。那时候,“搬家”成了家常便饭。俗话说“上屋搬下屋,少了一箩谷”,我都不知道为了搬家少了多少“谷”!有几年我自己还到过东莞、深圳和北京等地打工、居住,即使在广州工作,出差也是家常便饭,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飞,常常是一周要飞三、四个城市,有一次最密集的长途奔袭是一周内从北京飞到哈尔滨,从哈尔滨飞回北京,马上再从北京飞到成都,从成都飞到西安,从西安飞到乌鲁木齐,再从乌鲁木齐飞回北京。在北京工作的时候,曾有过“三过家门而不入”的经历,那时候家在番禺,曾有两次我从北京到珠海开会,由于珠海的机场很远,航班也少,为了赶时间,便从北京坐飞机到广州,从广州乘车到珠海,汽车在番禺境内经过,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家门一掠而过,会开完了却又要从珠海直接乘机飞回北京。还有一次在中山办事,突然被召回北京汇报工作,本来这次计划好在中山办完事就能回家的,可是走得急,为了赶飞机,只好取消原计划。乘车经过家门时心里酸酸的,想想我和大禹也有一比了。那些年头,全国各地除了宁夏,各省都跑遍了,有时候外国也要跑,坐飞机的里程加起来可以绕着地球飞十几个圈。飞得多了,有时候一觉醒来,还要想一想今天在哪个城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真是个动荡的年月啊!

    我在旧金山、悉尼、新加坡这些城市短期住过,刚开始感觉那些地方真好,比国内好多了,城市现代化、环境优雅、空气清新、人有礼貌、地上没有痰迹,等等。可是,那是我的地盘吗?在那里,你只能当个二等公民,何苦呢?北京、深圳我也生活和工作了几年,虽然,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一直住下去,把家安在那里,可是我还是觉得广州好,在那些地方,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在北京,甚至连找个地方饮茶都难,只有那么一、两个香港人开的酒家可以饮早茶,茶客都是广东人,在那里才算找回一点点家乡的感觉。这是广东人的通病吧?虽然,城市的市政建设广州都比不上上述的那些城市,外国的城市固然比不上,就是比起国内的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广州也差得远。其实,在广州,西关在外地人的眼里,也就一种“乱哄哄”的感觉,低矮的房子,狭窄的街道,稠密的市井居民。不过在我这个从小玩大的西关人眼里,西关还是个挺不错的,好玩好吃的地方,比起其它地方,西关自有其与众不同之处。

    虽说现在已经不住在西关了,可我的“西关情结”还在,户口还在逢源街派出所,还算是个“西关人”。时不时的,还要回到西关,正宗的云吞面、牛三星、艇仔粥、姜撞奶还一直是我的最爱,那里还有我小时候每天都要踩过的小巷里的麻石路面、常常进出的西关大屋,好玩的荔枝湾、荔湾湖、市三宫、西郊泳场……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