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惜别》——卢元誉
[ 2012/2/29 10:41:00 | By: 红田场友 ]
 

        这幅画与《欢欣沐晓晖》有些相似,但这两只小鸟向远方飞去的时候,却是回首望着那渐远的海岛的春色,似有惜别之情。
       接到大学录取通知的那一刻,当然是欣喜若狂,禁不住跑到空旷之地,高颂李白的诗句:
               朝辞白帝彩雲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可是,当我回到教室,面对着眼前几十张雅气的脸,却总没有勇气宣布:我要走了。
        我跟学生及其家长的关系是挺好的。
        当时盛行读书无用论,教学气氛甚差,但我未随时俗,反而悉心传授科学文化知识,甚至常到学生家里辅导功课。后来,有的学生还读上了研究生。我还组织了一个图画组,集中全校有潜质的学生学习美术,学生的用具,多是我探家时带回来的。图画组的学习坚持了很多年,颇有成绩,学生和我的作品,多次挂到县、州甚至省的综合性画展上。这虽是小事,多年之后,却被赫然载入农场的场志中。
         每到夏季,海南就很缺菜,但不时会有一把菜从我宿舍那高高的窗台上扔进来,那都是学生家里种的。我有时笑言说:除非场长也没菜吃,否则我就不缺菜。
        有一次,我发高烧,住院治疗。有个家长就叫孩子到水沟里捞些虾,她剥了壳给我煮稀饭送来。另一次,我得了甲型肝炎,住院一月,家长们送来给我吃的东西,常常摆满了我对面的空床。我很感动,那是一个三月不知肉味的年代呀。




       几十年过去,还有这许许多多的记忆。是欢乐,是悲痛,是感慨,渗和在一起,构成我的青春,我的最珍视的一段历程。无论你怎么看,他怎么看,今天怎么看,明天又怎么看。总之,你忘记不了,历史消磨不去,这是一个人的过去,一个社会的过去,一个国家的过去。一个画面,无论怎么宏大,怎么也不能囊括这万万千千。回眸过去,这幅画我干脆只画几片椰叶,一片天空,两只小鸟在回眸。我已经讲了这许多的故事,还是留下一片天空,让观者回想各自的精彩,各自的遭遇,各自的欢乐和悲愤,各自寻找历史的答案,发出各自的感慨吧。
         不会结尾的结尾
        耶鲁大学高级讲师,中文部负责人苏炜在看了我所作的《火红岁月》之后,称我是知青代表画家。代表不敢当,知青画家的称号我倒乐于接受。太少画家去追寻知青的足迹,探求知青的感受和精神了,其实,这里头有多少可歌可泣的经历和情感,作为知青的一员,我深感自己有责任用笔将这许许多多各自不同的经历、情感凝聚在艺术之中,不仅让我们这一代去感悟,也让下一代去领略,感悟和领略这一份牺牲了上千万人的青春时光才形成的宝贵的知青精神。
        我还会继续追画那火红岁月里的情感,继续讲述那些毕生难忘的故事。知青作家郭小东说我是一个传奇人物,然而,几十年来我几乎一直没有对人讲过我的故事。今天,我开始讲了,我相信在中国也在走向文明的现在和将来,应该不会招来一场大批判吧。

                             2 0 1 1年1 1月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