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战地黄花分外香”——卢元誉
[ 2012/1/12 13:35:00 | By: 红田场友 ]
 

      上山下乡,初到海南,坐车一路走来,我是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美景,不时有一幢幢的茅草房闪过,我想这里的牛真多,可是不太幸福,珠江三角洲一带的牛好歹有瓦遮 头,它却要住在茅棚里。到了目的地,怎么也想不到,我就是要住在这样的茅房里。那时正是冬天,晚上寒风吹来,唦唦唦响个不停。住进茅草房,一觉醒来,浑身 没劲,才发觉墙是湿漉漉的,用木桩架起来的床板也是湿的,没等我们醒过神来,我们就收到第一份礼物:一把锄头和一把砍刀,我记得锄头上刻着雄鸡的标志。这 一天,我们就首先是拿砍刀,进山砍两根树条学着把锄头和砍刀安装好,从此,我和锄头、砍刀就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吃饭了,第一顿,有南瓜,还挺香,第二 顿,是冬瓜,第三顿,又是南瓜,南瓜冬瓜,冬瓜南瓜,没完没了的南瓜冬瓜。后来,我发现那些老农工的床下,都放着南瓜与冬瓜。早餐算是好一点儿,一瓢稀 饭,还有块木薯,或是番薯。

        在这幅画上,我本想题一首打油诗:

        粤垦知青有三宝, 南瓜锄头和茅草。
        往事历历未为烟, 甜酸苦辣了还好。



     还未写下去,对着画,就想起了农场的大会战。那时候,我们时兴叫战士,劳动称战斗,大会战就是农场集中大批人一起劳动,开荒垦地。人集中在一起,哪来的那 么多的茅房和南瓜,我们得先去割茅草砍树木盖房子,否则就得露天宿营,捧起饭盆,有几块南瓜就挺香了。劳动真如上战场,得拼命,唱着那首歌:“下定决心, 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能有机会搁下锄头一会儿,就算是飘飘欲仙了。我想起毛主席的诗句:战地黄花分外香,就用它作题目,挺合适的。但当过知 青,善于苦中作乐,改成《战地南瓜分外香》吧,但是,当我执笔题字时,鬼使神差,还是写成了《战地黄花分外香》。根深蒂固,想改也改不了。也罢,这画中的 瓜藤上有那么多的花,小鸟的眼睛,似乎也在望着花,探求着它将来是否会结出瓜。也该多点诗意,好展望未来吧。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