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第一次坐飞机
[ 2011/12/22 15:29:00 | By: 红田场友 ]
 
(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不知道还有人看吗?)

第一次坐飞机是在三十多年前了,那时候还在农场当个小工人。有一次和几个同学结伴回广州探家,到了海口却买不到次日的船票,我提议说,不如去坐一回飞机如何?结果大家都同意了,只是担心船票尚且买不到,飞机票岂不更难买?到了民航售票处一问,居然还有最后四张票,我们也正好是四个人,机票是每张45元(?),比船票贵多了,大家一发狠,咬咬牙买了下来。
       第二天按时来到民航售票处,这里同时也是前往机场的集中地和安检之处。也就是个很小的地方,总共才二十多个人,小房间里乘客们逐一接受所谓的安检,所有大包小包一律打开,两个当兵的翻来翻去,没查出什么可疑物品,最后在我的包里翻出一个小半导体收音机,让我打开后盖,仔细检查过后才罢休。然后大家一起上了一辆中巴,径直赶往机场。
       海口的老机场不远,是个军用机场,归海军管。
       上周我又回了一趟农场,在海口住在海南国宾馆,在新省府旁边,友人告诉我,此地就是当年旧机场的地方了,我左看右看,一点儿当年的痕迹都没有,透过窗户,友人指着外面那片空旷的绿地说,这里就是旧机场跑道,我远望过去,真是沧海桑田,哪里还有当年的印象啊?
       汽车从市区进入机场直接开到跑道,下车后只见旁边停着一架伊尔小飞机,乘客只需踏上三级小台阶就上了飞机,在两排座椅上一一落座。过不多久只听到轰隆一声飞机就起飞了,不象现在坐大飞机,在跑道上轰隆轰隆地跑半天才飞起来。小飞机摇摇晃晃地飘了起来,我们都是头一回坐飞机,挺新鲜的,那时候也不怕死,小飞机都飞不高,估计也就一、两千米高吧,在云层中穿来穿去。透过窗户,只见海天一色,我们从来没有如此居高临下地看着大海,大家都爬在窗户前贪婪的观看着外面的景色,高兴极了。
       机上服务员也是个海军士兵,端着个盘子猫着腰走过来,到了每个人面前送一把小纸扇,原来那时候飞机上还没有空调,天气热时用它来扇凉。大个子服务员还问:要香烟还是糖果?原来飞机上还可以抽烟,我们男生都各要了一盒5支庄的中华牌香烟,女生都要了一小包糖果。正当大家嘻嘻哈哈的抽烟吃糖果的时候,小飞机突然唰一下直往下掉,就像掉进了万丈深渊,机上几乎是所有的人都哇的大叫起来,我以前也没有坐过“过山车”,除了高台跳水,还没有过失重的感受,这可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估计过了十几秒钟,飞机又隆隆响着往上爬,大家一下子又贴着座椅张大着嘴喊不出来,这次是超重,等到飞机吭哧吭哧爬升到原来的高度,再平飞过来后,大家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个个脸色刷白。乖乖,原来小飞机遇上气流层了。如此上上下下颠簸着到了湛江,飞机降落在湛江机场,一群失魂落魄的乘客走到候机室坐了下来,服务员说,休息一会儿,半小时后再重新起飞。我看大家都默默的坐在那里,早没了刚上飞机时的那种兴高采烈的气氛了。
       过了半小时,又过了半小时,依然没有登机的通知,大家开始有点着急,飞机就在外面,只见几个服务员走来走去不知道在忙什么,有好事者过去一打听,说是有两个乘客失踪了,我估计他们是实在受不了刚才那一顿惊吓,开小差了。可是这两个家伙走也不说一声,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溜出去的,竟然没有人知道。如此一来,服务员们就开始紧张起来,那时候虽没有“恐怖份子”这一说,估计都在猜疑是不是有特务啊?是不是阶级敌人在飞机上搞什么破坏啊?这下好,大家都走不了。直到机场上的人把飞机里里外外翻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定时炸弹来,如此又过了两个多小时,他们说,即使有定时炸弹,也应该在余下的两个小时的行程中“爆炸”了,所以,现在起飞才安全。这样大家便又开始登上飞机——丢下那两个该死的胆小鬼。
       飞机实在太小,重量轻,天上稍有点儿动静,飞机就又开始颠簸起来,上下翻滚,左右摇晃,那种难受劲比坐船还苦,如此难受的旅程实在是终生难忘啊。我在云里来雾里去的飞机里晕晕乎乎地只想着飞机啊飞机,赶快落地吧,只要你落了地,我可是再远也宁愿走着爬着回家算了!
       好不容易熬到飞机真的落了地,到白云机场了,众人还七魂丢了五魄似的,一个个怔在座椅上一动也不动,直到大兵过来喊,下飞机了,下飞机了。大家这才醒过来,摇摇晃晃地走到候机厅里坐了下来,那时候的白云机场也没多大,上飞机的下飞机的都在一起,也就那么几十号人。
       一个穿雪白衬衣蓝裙子的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我一看,天啊,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孩,那五官、轮廓和身材都是标准的,就像是美院里用来画素描的石膏像那样。美女到了我们几个人面前张嘴说了些什么,大家竟没有听到,都惊呆了。原来刚才在飞机上由于气压的变化,耳膜一时还没有恢复过来,耳朵都听不大清楚,还好,美女又大声地重复了一遍:需要乘车到市内吗?(那意思是,没人来接你们吧?)当然,那时候白云机场离市中心还算挺远的,不坐车走的了吗?
       乘着机场巴士,一路上踏实多了,只是下车后走路时还有点飘飘然软绵绵的感觉。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