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音乐与历史的青春之旅
[ 2011/11/7 7:47:00 | By: 兵团球队 ]
 

音乐与历史的青春之旅——记交响叙事组歌《岁月甘泉》在华盛顿的演出

    十月二十三日上 午十点, 知青组歌《岁月甘泉》的作者苏炜,Dr. Thomas C. Duffy 指挥的耶鲁大学交响管乐团60个学生,《岁月甘泉》合唱团艺术总监岳彩轮,排练指挥陆成东,华盛顿地区艺术指导唐冰老师,从纽约赶来的独唱演员费越,邵玮玲,赖 建平,陈旻, 和所有合唱团员们,200多人齐聚马里兰大学, 进行演出前的合练。

    放眼望去,碧空 万里, 绿树葱茏,芳草青青,红叶出妍,好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今天,大家身 着盛装,人人喜笑颜开,处处欢声笑语,空气中飘荡着节日的欢快。 我也特选穿一件印有红花绿叶的黄颜色的皮夹克。华府《岁月甘泉》合唱组织人宋剑耕满面春风地对我说:“北平,好吧,高兴吧!”“太好了! 太高兴了!”我心领神会地回答。60年 代初,老宋与我同在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年广播合唱团唱歌,除室内录音外,我们在工厂,农村, 机关,学校,多次同台演出。今天,我们又将再次同台演出,我还唱女高音,老宋仍然是唱合唱中“忍辱负重,万般辛苦”的bass (男低音)。

    几位耶鲁大学学 生的白色T恤衫 引起了我的注意, T恤衫从上到下印有中英文字样:“大型叙事交响曲,岁月甘泉,纽约卡内基和耶鲁乌里音乐厅,Ask the Sky and the Earth, NY Carnegie Hall & Yale Woolsey Hall, 2011.2。”从交谈中得之,他们都参加了《岁月甘泉》在耶鲁和纽约的演出。主修音乐的Nathan Prillaman 视《岁月甘泉》 的演出为“音乐与历史,与不同文化的互动机会(interactive)” ;而主修数学和哲学的James Mandilk认为“最酷的是与人数众多的 合唱团,特别是与那么多的有上山下乡经历的知青一起同台演出。”

    彩排中,我不仅看着指挥Tom 手中的指挥棒,也始终盯着他用中文发音的口形。他的口形准确,夸张却自 然,以至于我完全没有想过他是不是会中文的问题,只是跟着他一起唱。彩排结 束后,我才忍不住问他。“我是用你的语言唱。” Tom指了我一下,颇为得意地笑着说。接着,Thomas Duffy先生告诉我,2001年,耶鲁 建校300周年,他指挥过400人的合唱;1986年,自由女神像落成100周年,他在纽约指挥过 200人的合唱;“这是我指挥的第三个大型合唱,170人,用你们的语言唱”。在回答我的为什么选择演奏《岁月甘泉》的问题时,Thomas Duffy先生说:“音乐把我们与你们联接(connected)在一起,我对我的学生说,演奏《岁月甘泉》是与历史接触 (engage in)。苏炜和你们这些‘sent-down youth’就是这段活生生的历史。音乐可以深深地进入人们的心灵,用音乐来表达历史,表达人们在那个历史时刻的快 乐,忧伤,悲剧式的情感,音乐的力量就更大了(even bigger)!” 望着Thomas Duffy先生认真的表情,我的敬意油然而生。

    当我看到俞小源送来午餐pizza,刚才与Tom 谈话时产生的敬意又一下子冲盈了我的心。小源,一位善良敦厚的广州知青,与苏炜一样,小小年纪下 放到海南岛。为了《岁月甘泉》在华府的演出,身兼数职,财务,票务,后勤,最后这一星期,还特地从公司请了年假来打点演出有关的方方面面。熙熙攘攘的人 群中,我看到陈佑曾还在埋头整理各 种录像音响设备,会长马开宗,理事赵西林热情地张罗大家吃饭,还有“永远站着的观众” - 知青协会的摄影师钟志柏,还有。。。。。。这 就是我们的知青,时时处处让我感动的是这一代人永远的奉献精神。

    午饭后,兴冲冲 地来到Strathmore 音乐厅,演出前的走台和彩排在紧张热烈的气氛中顺利完成。

    我注意到岳彩轮 先生从前一天晚上各地合唱团集中以 后,一直在忙前忙后地组织合练,时时要大声地“喊”着说话。 想到他将在“山的壮想”中担任独唱,还一点不“省”着自己的嗓子,心里不禁替他捏一把汗。始终活跃在中、美歌剧舞台上并在哈特音乐学院 任教的岳彩轮先生,在如此繁忙的艺术生涯中,对两位业余词曲作者 的作品,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我不禁抓住演出前的一点空闲时间好奇地问他为什么。“由美国人指挥,美国学生演奏,多个地区,近十个合唱团,有美国歌 手参与演唱,还有你们这么多的知青,大家一起唱,而且是在海外唱,唱中国人的音乐作品,了不起啊!”

    岳彩轮先生的这 一句“了不起”的称赞,使我非常想知道苏炜的心情。看到苏炜站在侧台,我快步走过去。 文质彬彬的苏炜,用诙谐的语气说: “我和东龄(曲作者)开玩笑,今天的音乐会,象是我们在美国的第四个儿子。”苏炜用“儿子”来形容《岁月甘泉》今年在耶鲁,纽约以及印地 安纳的每一场演出,拳拳之心,使我一时无语。“昨晚合练,第一次听到这么多人,170 多人一起唱,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 苏炜耸起肩膀,伸出两手,张开十指, 睁大了眼睛:“真是震撼啊!”

    当我穿着海蓝色 的脱地长裙,腰间扎着绣有蓝白两色花的腰 带,挺起胸膛,高高地站在舞台上,看到坐得满满的观众席上,我的先生长沙知青黄家汉在向我招手,我的新洋媳妇 Melissa Carder Huang在向我招手,和我一样到北大荒 嫩江的北京知青钟平在向我招手,与我在长沙相遇相交三十多年的美国朋友Stephanie Lawson 和他的先生

    Dr. Eugene Lawson 在向我招手,我的心震撼了!

    当我看到在Thomas Duffy先生讲解完《岁月甘泉》所表现的知青上山下乡的历史之后,应他之邀,三层观众席中先站起来的为数众多的 知青,接着是更多的知青家属和知青二代,最后是台上一多半合唱队员高高举起的手臂,我的心震撼了。当我听到Thomas Duffy先生对观众说:“今天的音乐会对在台上的耶鲁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个音乐会成为了我们的历史。我们大家 今天都聚在这里,50 年后,我们可能不在了,但我的学生也许会向他们的孩子讲述今天这里发生的一切。”我的心又一次震撼了!

    接下来的四十五 分钟,全场 1,400 多听众,与我们一起,乘着音乐之舟,驶向历史的海洋。Helen Li听到了“青春的理想主义,浪漫的初恋,对家乡的思念”;Stephanie Lawson 想象着我“在北大荒垦荒,家汉在湘西大山中修铁路,架高压线”的情境;舞台上唱男高音的陈佑曾想到了他在广州 培正小学的校友李小玲,“山 的壮想”一歌中那22个被洪水卷走的女生中的一个; Stephanie Lawson想到了“60年代末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大规模的反对越战的游行”。每一首歌的后面,都是无数催人泪下的故事,都是一 段刻骨铭心的岁月,都能引起歌者和观众对自己青春年华的记忆。

    观众席上,许多 听众流泪了。唐冰老师的朋友Wendy Peng流泪了;我的中国朋友钟平流泪了;我的美国朋友Stephanie Lawson 流泪了;舞台上唱女低音 的王丹平,当她与台上的知青一起高高举起手臂的瞬间也流泪了。 Montgomery College 的Laura White被音乐所感 动,演出后立即提笔写了一篇文章放 到学校的网站上,称赞这个“宏 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演出。培正同学会香港59届学长孔祥麟感叹道:“音乐和歌词确实打动人心。”Stephanie Lawson 一连用了三个“强有力的”(powerful)来形容音乐,形容歌词,形容组歌最后一首“情系青 山”所表达的理念 (extreme powerful idea):“感念人生,感念土地,感念父老乡亲,向大地献上,向祖国献出我们的爱心,我们的骄 傲”。

    在这金秋十月的 下午,音乐把我们这些有着不同的青春经历的人们联系在一起,台 上的,台下的,活着的,走了的。我想,这就是Thomas Duffy先生所说的音乐的 那个“更大的”力量 吧;也是我的美国朋友Dr. Eugene Lawson 所说的《岁月甘泉》在华府的演出是一个具有“重要标志性(important landmark)的文化盛事;以人性的力量联结了不同的文化(humanized the different cultures)”。

    Strathmore音乐厅内,鲜花,泪水,掌声雷动,欢呼声,叫好声此起彼伏,观众和演员久久不愿离去,苏炜,Thomas Duffy博士及独唱演员们两次谢幕。当苏 炜把鲜花送到乐队团员的手上,把鲜花抛向合唱队员并大声地说“你们唱得太好了”时候,我想到了苏炜在他的小说《米调》中借主人公之口说的 一句话:“只要有了时间和距离,苦难也可以是浪漫的”, 不是吗?(郭北平)

 
  • 标签:大宋 文摘 视频 图片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