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舒同与舒体
[ 2011/6/1 16:53:00 | By: 兵团球队 ]
 

舒同与舒体

  舒同,作为革命家,他与中国革命紧密相连;作为书法家,他是广为流传的“舒体”的创始人……

  1980年,舒同两次在解放军总医院(北京301医院)住院,我是他的经治医生。当时,他是解放军军事学院(后为国防大学)副院长,我们都习惯称他为“舒院长”。

  舒同那时75岁,头发斑白,不穿病员服时,一身深色中山装扣得整整齐齐,目光炯炯有神,嘴角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除了书法,他没有什么别的嗜好。在日常接触中,我们有幸聆听了舒同讲述许多往事。

  1954~1958年,我是山东省委第一书记。1968年“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一哄而起的时候,到处战天斗地。许多离奇的农作物高产典型,实际上是采用“并田”的方法,即将多块地里成熟或基本成熟的农作物移栽到一块地里假造出来的。也有的是找出一两株长势特别好的农作物,用它们的收获量乘以大田的密植株数算出来的。

  各地农村集中大量的人力,披星戴月上山炼钢铁。没有矿石的地方,甚至把家庭做饭用的铁锅和其他铁器砸碎,用作炼铁的原料。结果,地里庄稼没人收,有些地方遭灾歉收,仍谎报产量。有些农村发生杀牲口、砍树、藏粮等现象。缺粮少油,导致出现浮肿病和饿死人的现象。

  我如实上报山东的情况,上级一时感到吃惊,觉得饿死的人太多了。1960年,我被免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等职。后来中央一调查,山东比邻的几个省份,病死饿死的人比山东还要多。

  1960年底,我到西安,任陕西省委第一书记。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我是陕西省委最早被打倒的对象之一,一时陷入了数不清的蛮横批斗中。我戎马生涯几十载,金戈铁马大半生,仰不愧天,俯不怍人。准备打倒了,再自己站起来!

  1967年,我陷身囹圄,在一间阴暗的平房里关了6年,一家6口,相聚无期。当时,曾有人向毛主席反映:舒同在陕西被冲击得很厉害,主席能否保一保他?主席回答:“舒同没有什么问题。”但在当时的形势下,下面并不知道主席这一态度。

  1968年,一批山东造反派到西安,摇旗呐喊要揪我回山东清算“老账”,说我是叛徒、走资派。我说:“我以前在山东工作所犯的错误,中央早有结论,主席亲口对我说:‘是认识问题,改了就好’。”这使我免遭一劫。

  6年后,“文革”尚未结束,我接通知去“五七”干校。干校结束,又被分配到西安平绒厂当工人。工厂的师傅乃至厂领导都关心爱护我,他们说,舒同快70的人了,就是当工人也早退休了,不能再给他安排什么重活干,只安排我每天抄写毛主席语录、写标语及抄大字报。

  1971年起,每年都在12月26日毛主席生日这一天,给他写信,祝福他老人家生日快乐、万寿无疆!1975年,毛主席在最后一次欣赏了我的长卷申诉书时,当即对左右下指示说:“解决他的问题。”可是,这一“最高指示”又如堕烟海,没有被“照办”。

  后来,形势稍有好转后,我被任命为陕西省革委会副主任。可我背负的莫须有的罪名并未排除。于是,我拒绝上任。

  舒同宠辱不惊,能屈能伸。他三次“上访”。当时,正是“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时候,一些人冷眼相对,将他的行李扔出门外。直到“四人帮”彻底垮台,他的冤案终于有了公正的结论。

  他说:“‘文化大革命’使人们的思想产生了极大混乱。对于过去的事情,我们可以宽恕,但是不能忘记。”

  舒同的字别具一格,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敬仰。上世纪五十年代,曾有人向郭沫若问道:舒同写的是什么体?郭沫若答道:舒同就是舒体。由此,“舒体”的说法日渐为人所接受和重视。

  我曾经问:“舒院长,您一手好字是怎样练成的?”他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自幼练习书法,八九岁便在乡间为乡亲题写了匾额、对联。1926年,我23岁投身革命,1934年10月,跟随中央红军长征。在江西苏区时,毛泽东就送给我一个雅号“马背书法家”,从而闻名遐迩。长征途中,我是党内的一名宣传干部,从事政治宣传工作。

  战争年代,整天行军打仗,没有条件练习毛笔字,但我有个习惯,有点空就在地上、腿上用手指写写划划。即使在马背上也锲而不舍,不忘练字。

  毛泽东和舒同在诗书交往方面曾有许多佳话。谙熟书法与诗词的毛泽东欣赏舒同那雄深雅致、劲健有力的一手好字。战争年代,时常在一起谈书论诗,切磋书法。舒同说:“1959年间,毛泽东六下济南,常独自同我住进一幢房子里,谈天说地。除谈工作外,就是谈书法、说诗词。”

  舒同的文才过人,名不虚传。党内、军内许多重要文章均出自他的手。毛泽东曾说,舒同是党内才子,他的东西一半是过去的,一半是自学的。舒同那“革命加书法”的人生轨迹,不愧为毛泽东所赞扬的那样,“红军书法家,党内一支笔”。

  1981年,舒同组织和创立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并当之无愧地成为第一任主席。(文/杨汉勤 作者系原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消化系主任医师兼门诊部主任。曾负责部分国家和军队领导人的医疗保健工作多年)

 
  • 标签:大宋 文摘 视频 图片 
  •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