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玩物 > 文章列表
兵团女知青惨遭奸污 <一> (浏览次数:1336)
发表于2007/11/18 16:04:00

  

                                     图文无关

  

 

        一九六八年底开始海南岛农场突然来了一大批如花似玉的女知青,那些心怀鬼胎的领导早已对这些十八.二十岁的女知青虎视眈眈。兵团早期那些上大学、提干、入党的女知青们,不管她们如何清白,也会被人联想怀疑到是付出代价换来的,尤其比较漂亮的女知青。女知青们大多是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被这些干部利用职权威逼、引诱、要挟等手段而失身的,而且长期利用这些被告人失身后的忍辱心理状态,进行兽行发泄。这些行为在客观上是对妇女身心的摧残,是绝对违背妇女意志的。一切都成为历史了,历史更有必要为后人所知。当时受害的女知青们为了出路绝大多数都没有反抗.因而不能给那些干部定罪。
    我记忆最深刻的是我们同连队的广卅知青陈阿娟(化名)到海南才半年就受不了兵团下田干活的艰苦劳动生活,想在连队幼儿园做保育员一职,又经不起连长威逼引诱最后与连长长常通奸,在知青里影响很坏.最后被来探亲的连长老婆发现揭发事情才真相大白.在指导员召开的批斗大会上和从连长.陈阿娟的交侍材料中了解到真实的过程。

    那天深夜陈阿娟麻木地推开连长家的门,一步一步、沉重万分地走了进去。连长的桌上摆着半瓶番薯酒和一小盘花生米,闪闪烁烁的油灯照着粗鲁的连长的面.他一把扯开陈阿娟的衣衫,无耻地揉摸那还未完全发育成熟的乳房,然后把她推倒在充满汗味和臊味的木板床上。陈阿娟双目无神,象一个被送上祭台的羔羊。她没有喊叫,怕人听到,只是心和下体一同疼痛着。当从床上站起来,沉重地穿着衣服时,连长看着床单上几块处女的鲜红血痕,对自已轻易得到的艳福淫笑了.而洋洋得意的对陈阿娟说明天就换工种。
    还有某连割胶班汕头女知青张丽(化名)是割胶新手,付连长几乎天天出现在各个林段中,检查生产情况或帮助生手、慢手割胶。那天付连长帮她割胶.她比平时快一个小时割完了胶,付连长领她走到山顶处的一小块空地上,付连长一上山就把挂在腰上的雨布铺开,自己坐下后,让小张坐在他的身边,小张驱赶了一下蚊子,又寻找着有无小虫爬上来,这时一只有力的手爬上她的脊背,似乎在帮她驱赶什么,她很感谢,侧脸冲付连长笑笑。付连长也在笑,眼中燃烧着一股小张从未见到过的欲火。她不太明白付连长为什么会这样笑,以至于付连长的手挪到她胸前,解开全部衬衣扣时,她才开始恍惚。当付连长看到随着衣襟敞开而弹射出来的雪团一样的白乳房和樱桃一般鲜嫩的乳头,他便用全力倾压下来,一只手熟练地揭开了小张的裤带,并把手伸进她双腿之间。小张顿时吓呆了。她不知道付连长要干什么,或者说由于意识到付连长要干什么,而目瞪口呆,束手无策。付连长飞快地脱下自己的衣裤,像猛兽吞食小动物一样疯狂地占有了小张,小张大概本能地抵抗了几下,但那样无力,几乎是眼睁睁地忍受着第一次被男人侵入肉体时的痛苦和伤痛。完事之后,付连长抚摸着她向她许了不少愿,入团、入党、提干等等。小张本来可高声呼叫,但她不敢。付连长心满意足地站起来,收起了雨布,用树叶擦去留在上面的处女血痕和污物,哼着毛主席语录歌,扬长而去。那些女知青们,来自广卅.汕头.湛江.中山等城市她们一个个青春年少比付连长在海南见到过的那些农村姑娘确实白嫩、诱人。付连长像一只饿狼一样开始物色猎物并选择扑食方式。橡胶林中是最好的地点,那里僻静偏远,很难碰到别人,而且在黎明前的黑暗时刻,女知青们都会有恐惧感。第一个女知青在他的怀抱中连挣扎一下都没有。于是,他带上一块雨布,每天都和勤劳的胶工们一同走进山林之中,先从最漂亮的女知青下手。后来长相平平也下手.当付连长被揭露出来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时,在橡胶林中有十几个女知青在他的兽欲中失去了贞操。     

 

        (为保护受害人文章里是用化名)      <续一>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