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玩物 > 文章列表
我的父亲 <一> (浏览次数:3293)
发表于2008/1/7 21:33:00
              
                   
                         父亲从小教我游泳


        想写写父亲的愿望由来已久,但始终无从下笔,确切地说,是不敢下笔。不知道自己笨诎的笔如何记录父亲所经历过的生活岁月,脆弱的心更怕自己无法表达出那种父爱如山的情感。因为父亲太伟大,而自己却太渺小。可父亲的精神和他的人格力量却时刻警醒我,没有理由不写写我的父亲。
    父亲是个多才多艺能歌善舞的人。在前不久众人庆贺他八十三周岁的生日聚会上父亲还高歌几曲;他的文字工夫姑且不说,电子专业水平在我国也算得上权威的。我总想说些什么记点什么,可是总开不了口,动不了笔。或许是这份父子情太重,不是寥寥几笔能够说得清楚;或许是我不敢去面对父亲给我的浓浓的爱,因为我无法同等的回报于他。
     我的父亲马兰皋是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一名普通的电子工程人员。解放后"三反五反"、"反右"都沾上边,“文革”中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牛鬼蛇神”,被关进“牛棚”。那时谁都象避瘟神一样地躲着我父亲,或者为了表示进步,恶言恶语斥责、谩骂他。那时他脖子上挂着一个很大的的牌子,那上面写着他大大的名字和名字上划着大大的叉子,那是表示此人是反动派要被打倒的意思。父亲每天被迫放下自己的所长去打扫厕所,因为有风湿关节炎.他的手脚畸形,手成了鹰爪状,脚也迈不开,他是抱着扫帚,一步步挪着去完成劳改任务的。我父亲这辈子经历了人间最苦难的日子,受尽了百般的折磨。艰难地盼到文革结束,终于在退休前编写了十本八本电子专著,完成他一生宿愿。
                                        
艰辛的求学之路
 
    父亲的青少年时期,是在饱受战乱、颠沛流离的苦难中度过的。
    父亲生于1925年,在湖北沙市上了六年私塾后,1939年含泪与祖母分别,13岁离开家乡。没花家里一分钱,父亲来到松枝地下党办的简单师范学枚攻读了四年,同时也做了四年的流亡学生。当时日本侵入我国,父亲因矢志求学,随学校辗转于湖北省内各地。武汉沦陷于日军,学校解散后,父亲无家可归,在地下党李寿慈(解放后当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兼付校长,直到他病逝前都一直与我父亲有联系)等几位老师的带领下,四处流亡,参加当时在那里开办的“湖北战时青年训练团”。三个月后,该团改为“湖北战时工作人员训练团”,父亲被编入该团所设简师班学习。虽然该班也只维持了短短三个月就停办了,但父亲白天学习简师班课程,晚上开办农民识字夜校,排演抗日街头短剧,唱抗日歌曲,在农村中宣传抗日,生活紧张而丰富,由此在心里埋下了立志报效祖国的种子。
    1943年秋,父亲在重庆华越小学当了一年的老师,执教语文和音乐。1944年父亲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成都空军通讯学校,该校当时在中国小有名气,有很多美国老师执教,学生享受公费待遇。该校的学生也人才辈出,为当时的中国军队培养了很多高级无线电人材,。父亲在军校学习期间对无线电基础知识孜孜以求,成绩一直名列前矛;他还坚持每天早上六时起床爬到学校后面的山上背英语单词。父亲从那时起对无线电的热爱与痴迷,缠绕了他此后的一生。
    父亲学习很勤奋。他用当家教积攒下来的钱,买了许多大部头的电子工具书。新书买不起,他就在成都街头的旧书店里买那些便宜的二手书。一到星期天,他便会去教堂,和那些外国牧师、神甫们聊天,以提高英语的听说能力。在这段饱含辛酸、艰苦备尝的求学岁月里,父亲用坚强的毅力,完成了学业。1946年父亲以全校最好的成绩毕业,被优先选送到国民党空军总部南京陆空总台当无线电通讯技师;1949年国民党政府逃往台湾前要带他到台湾,父亲冒着随时被杀的生命危险,在姨父的帮助下乘坐我姨父的军舰(姨父是广卅黄埔军校第二批学员,中将舰长后带领五艘军舰起义得到毛泽东,叶剑英嘉奖令)从南京回到了武汉。
 
父亲结电子情缘
 
     父亲的一生是坎坷的一生。
     解放后"三反五反"运动开始,父亲因在国民党军队做过技师、机要员,在湖北受到革离审查近二年。1954年因电子专业水平高超,随中南局迁移到广卅工作。1957年国内的"反右派"运动开始了,父亲因平日看不惯个别不学无术的干部,言语中多唐突,加上解放前为国民党工作过,成为每个单位有6%右派指标中的一员,被打成"大右派",直到62年初才收到右派平反的通知。我还记得那一天母亲要我上街买酒,父亲开心地喝了很多酒来庆贺重获的新生。
   父亲即使在当右派的期间,也在苦学俄语。他接待了很多苏联,捷克电子专家,并曾与他们共事数月。专家们一致对父亲的电子专业水平给予高度评价,还专门订做西装等礼物送给父亲。父亲不敢收,在多次请示领导批准后才收下。外事办经常安排专家们参加舞会酒会等活动要父亲陪同,专家们知道我父亲每次都是骑自行车前往后就提出,"马兰皋同志要与我们同坐小车,不然我们不参加一切活动"。专家们为我父亲申请了多大的特权。一个大右派能有如此待遇,皆因专家们认同父亲的业务能力。此事促使我父亲更加专心地钻研电子技术,并不断在国内一些刊物上发表电子技术文章。
   祸兮福兮。也因此,到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父亲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被抄家、挂牌游街、批斗大会、关进"牛棚"。当一切电子.外文书籍均被当作“毒草”的时候,父亲捧起了英文版《毛泽东选集》,读得津津有味;实际上,他是不愿意荒废自己钟爱一生的电子、英语专业啊!记得70年代初,父亲刚从“牛棚”里“解放”出来,就冒着被当时还在肆虐的极左思潮批判的危险,开始编写电子专著。每天下班回来不是看书就是趴在桌子上写书,每晚搞到深夜,到了炎夏光着膀子,汗流浃背地写书,写了又抄.抄了又写。
   短短几年里父亲编写了二百多万字,共出版了《收音机与测量》、《盒式收录音机》等十多种电子知识普及书籍,得到中国电子学会、中国科学委员会等权威机构的高度评价。到临退休的时侯,父亲创办了《家用电器应用技术》(现改名为《家庭影院技术》)并任主编,直到退休后再留用三年。我从父亲编写专著过程中目睹了父亲执着敬业的精神, 对父亲更加敬佩,感慨万分。
 
父亲的文体悟性
 
      父亲一生就喜爱体育运动和唱歌。
      父亲对体育有着极高的悟性,各种体育运动项目一学就会。有的项目如打拳、游泳、乒乓球,篮球等,其技术达到相当的水平。父亲乒乓球打得非常好,还是局代表队主力队员,经常参加广卅市职工乒乓球大赛获得好多奖状奖杯,还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二级运动员和二级裁判员证书, 70岁高龄还和作儿子的我们比赛乒乓球。父亲的游泳技术令人赞叹,蛙泳、自由泳、仰泳,跳水样样在行,而且姿势相当规范。他年轻时就经常横渡过长江、珠江,1963年在中南区职工游泳大赛获得三米跳台季军。
   父亲的散打拳打得极棒,一招一式都极其正规,经常露一手给我和弟弟看,每次我们看了都拍手大声叫好。父亲没教我打拳,但我“偷偷”学会了:我每天看父亲练拳,就用心记忆,过后自己一个人偷偷练,后来居然把他的散打拳套路学会了,父亲知道后大为吃惊,要我当场表演打给他看,我不慌不忙地打了一趟,他看后连连颔首说:“不错,不错!”后来他给我校正动作,所以我的套路在兄弟中算是打得最好的。但父亲并没想把我培养成武术家,嘱咐我练拳只是为了健身。我身体没有生过大病,没有住过医院,这也许和我受父亲的影响经常运动、练拳有关。父亲一生爱好京剧和唱歌,声音清脆宏亮,整幢宿舍楼都能听到。特别崇拜京剧大师马连良和歌唱家胡松华,朋友聚会.单位晚会演出他模仿二位大师的京剧<借东风>片断和<赞歌>常常获得热烈掌声。他还教我们唱京剧和民歌,如何用丹田气唱好歌,我俩兄弟在他的指导下都会唱几段、下乡务农时也派上用埸。
  
父亲的言传身教
                   
   父亲对儿子管教严格,却常常不善于用言辞表达对我们的情感。
   初中的时期正是我们产生逆反心理的时候,少不更事的我们一直很厌倦在家里的时间。读初二的那年,因为某个学习问题,吃早饭的时候我跟父亲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在母亲的劝慰下我们父子终于第一次平等的坐了下来对话。那一夜,父亲也是一夜没睡,他彻底的反思了自己。父亲第一次向我表示了他的歉意,第一次在和平的气氛下和我平等的交流:他是恨铁不成钢,他一直想在我的身上完成他少年时没有实现的梦想,却没有意识到正在长大的儿子有自己的追求和自己的感受,忽视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刚从武汉回广卅时,我还是一个旱鸭子,怕游泳;父亲就每个星期天带我到越秀山红楼的游泳场学游泳,学了几次我还是怕水,父亲就把我推到深水处有意让我呛了几口水,我在水中苦苦挣扎他也不救我,让我自己爬上岸,就这样我学会了游泳。 
      73年我是首批从海南岛回广卅就读无线电中专学校的知青学员,父亲非常高兴,终于盼到有一个儿子能接他的班了。还没正式开学他就拿了很多参考书让我先看先学,把家里的收音机拆开让我动手实践学习,还经常带我到无线电厂、电器维修商店参观学习,还买收音机、黑白电视机的散件让我学装整机,搞得我几乎没有一点空余的时间看想看的小说和电影。我比其它学员要学的东西多很多,心里总埋怨父亲管得太严了。
   读无线电中专期间,当时华南工学院付院长冯秉铨教授是我父亲的恩师,他提出一定要我参与父亲写书的过程,为父亲做资料整理和描图工作,并提出父亲写的第一稿要由我先看并写体会和意见。就这样,父亲手把手地教我如何查找资料和描电路图等。记得那时,为了描一幅大的电路图,父亲让我反复重描了数次,描了五天五夜最后才定稿。
 就这样,我从那时开始接触了编写书的全过程,为之后我自已出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父亲的良苦用心终于在我身上显现出来:中专毕业时其它同学都分配下了车间,我却因学业优异,唯一一个分配到了厂本部的技术检验科。
                                 
楼主

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